大家都在搜

中國警方拘留調侃國歌"網紅" 竟令大批外國網友點贊



  這兩天,一名中國“網紅”的動向,正成為國際社會的熱門話題。

  “在直播平臺上,‘莉哥’擁有4400萬粉絲。直播中演唱中國國歌時,她揮舞起了手臂……”英國BBC網站在15日的報道中如此描述這個名叫楊某莉的中國女孩。

  短短幾天后,因為那段唱國歌的視頻,她被上海警方以“侮辱國歌”處以5天拘留……

  隨后美國CNN、俄羅斯《獨立報》網站等一眾國際主流媒體進行了報道——誰都沒想到,一個年僅20歲的中國女孩,竟以如此突兀的方式被世界所關注。

CNN報道截圖CNN報道截圖

  毫不意外地,這個中國女孩的“無知”舉動以及所帶來的后果,也正引發無數外國網友們的思考和討論……

  外國網友支持中國警方:侮辱自己國家的行為在哪里都不被允許……

  “莉哥”,某直播平臺上無數粉絲對楊某莉的昵稱——正是當下正頗為流行的那種可愛與豪放并存的風格。

  錄制那段視頻時,“莉哥”身著背帶褲,頭上戴著一對大大的鹿耳朵,她揮舞著手臂,像一個音樂指揮那樣唱起了《義勇軍進行曲》。

楊某莉直播視頻截圖楊某莉直播視頻截圖

  盡管視頻只有短短幾十秒,但它所帶來的后續效應猶如一場巨型風暴。

  其中最直觀的后果來自上海警方14日發布的這則通報:10月7日晚,涉事人楊某莉(女,20歲)在其住宅內進行網絡直播時,違反了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法》有關規定,上海市公安局靜安分局依法對楊某莉處以行政拘留5日。

通報截圖通報截圖

  而也正是這一處罰結果,讓楊某莉事件瞬間刷屏世界各大媒體,并進一步引發大量外國網友的關注與評論。

  小銳查閱發現,在境外社交媒體和新聞平臺上,盡管有網友發出疑問稱對一個年輕女孩的無知舉動處以5天拘留顯得有些過分嚴厲,但更多網友選擇支持中國警方的做法,并認為20歲已經是成年人,必須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,而公共平臺上侮辱國歌的行為在任何國家都不應被允許。

  除了針對“侮辱國歌”行為本身的討論,許多外國網友也紛紛為20歲的楊某感到惋惜,希望她能從這次事件中吸取教訓,懂得分寸。

近期多起網絡主播出事:“網絡空間不是法外之地”近期多起網絡主播出事:“網絡空間不是法外之地”

  10月10日,在“侮辱國歌”行為招致網友反感及舉報后,楊某莉在其微博發表了致歉公告。

  “我的行為深深的傷害了大家的感情:對不起。對不起祖國、對不起粉絲、對不起網友、對不起平臺。”她說。

楊某莉微博致歉圖楊某莉微博致歉圖

  但道歉沒能阻止事態的進一步升級。接到舉報后,上海警方第一時間介入調查,并最終做出“拘留5日”的行政處罰決定。

  在14日的通報中,上海警方還有這樣一句表態:國歌是國家的象征和標志,所有公民和組織都應當尊重國歌,維護國歌尊嚴。網絡直播空間不是法外之地,同樣要守法律、講道德……

  網絡空間不是法外之地——值得一提的是,在針對楊某莉事件的討論中,許多外國網友所主張的也是相似觀點。

  事實上,以上觀點也在無形中呼應了近期發生在國內另一直播平臺上的一起“辱國”事件。

  14日,有網友爆料稱,某直播平臺主播“B總001”在直播時大放厥詞。在網友爆出的視頻中,該主播揚言稱:“從進化論的角度來說,中國人沒有日韓進化得好;如果我是日本人,我也選擇侵略中國。”

B總直播視頻截圖B總直播視頻截圖

  此言一出,該主播立即遭到了廣大網友的聲討。網友們紛紛表示,應該封殺這種沒有底線的無良主播。

  目前,“B總001”的直播間已被所屬平臺關閉,但至今“B總001”本人以及所在平臺并未對此事發表任何形式的明確致歉聲明。這位“B總001”更在自己的微博貼出一份聲明,聲稱網絡上流傳的視頻系被人惡意剪輯,而其本人將保留對這種行為追究其不法行為責任的法律權利。

  直播圈的輪番“涼掉”背后:中國輿論環境的變遷

  前有因調侃南京大屠殺而“被封殺”的網絡主播陳一發,后有“莉哥”、“B總”之輩層出不窮,面對直播平臺一眾“網紅”接連在原則性問題上的倒下,多家國內媒體忍不住發出疑問:中國的直播圈到底怎么了?

網絡主播陳一發調侃南京大屠殺網絡主播陳一發調侃南京大屠殺

  這是一個全民直播的時代,更是直播行業野蠻生長的時代。

  毫無疑問,數字已經告訴我們這一點:據統計,在線直播用戶規模已在2017年達到3.98億人,預計2018年和2019年在線直播用戶規模將分別達到4.6億人和5.07億人。

  如此大規模的爆發性增長,在流量至上的行業衡量標準之下,帶來的幾乎必然是內容上的良莠不齊和監管上的種種缺失。

  無論是此前的MC天佑,還是近期的陳一發、“莉哥”等,多名主播“網紅”的“涼掉”在凸顯直播行業弊病的同時,也側面反映出來自行業乃至政府層面的監管趨嚴。

  另一方面,則是近年來中國從官方到民間對網絡言論容忍度的全方位變化。

  “這是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法》生效后第一例高調處理的案件。”美國《華盛頓郵報》網站在文章中這樣總結道。

《華盛頓郵報》報道截圖《華盛頓郵報》報道截圖

  事實上去年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法》的生效,以及今年5月《中華人民共和國英雄烈士保護法》的正式實施,也在同步印證著某種輿論環境的變遷。

  而致歉也好,嘴硬也好,以上網絡主播的命運流轉都正在說明這樣一個道理:那些企圖通過調侃、侮辱國家來搏流量的“網紅”們可以省省了,因為這件事不僅民意不答應,法律更不答應。

  就在兩天前,由貴州省龍里縣檢察院提起公訴的楊某、吳甲、吳乙、唐某4人侮辱國旗案公開審理并宣判。法院經審理認為,4名被告人均構成侮辱國旗罪,一審分別判處楊某、吳甲、吳乙有期徒刑九個月、唐某有期徒刑八個月。




上一篇:港媒稱民進黨計劃配合"臺獨"團體搞游行 背后有盤算
下一篇:中印雙方將簽首份國內安全合作協議 未來或引渡囚犯
受歡迎的中國無人機CH-4升級發動機
地區推出政策,幫助父母獨自生活
工匠在越南的Yen Son制作瓷鼓
彩票网赚娱乐平台 崇州市 | 枝江市 | 香港 | 河池市 | 孟州市 | 海口市 | 乡城县 | 米脂县 | 墨脱县 | 班戈县 | 信阳市 | 和林格尔县 | 突泉县 | 建湖县 | 昂仁县 | 江陵县 | 宁陕县 | 阿拉善盟 | 河西区 | 江门市 | 尼勒克县 | 广元市 | 陆良县 | 伊宁市 | 景宁 | 沭阳县 | 巴林左旗 | 鄢陵县 | 磐石市 | 图木舒克市 | 越西县 | 宜章县 | 南宫市 | 滨州市 | 庄浪县 | 克东县 | 孟津县 | 渭南市 | 定州市 | 敖汉旗 | 方山县 | 阳谷县 | 新建县 | 万年县 | 海安县 | 桦南县 | 新竹市 | 焦作市 | 宜兰县 | 祁东县 | 西宁市 | 睢宁县 | 利川市 | 昌都县 | 隆德县 | 永吉县 | 鄂尔多斯市 | 博罗县 | 无为县 | 潍坊市 | 湖口县 | 克山县 | 榆中县 | 天峻县 | 祁阳县 | 迁安市 | 南阳市 | 杭锦后旗 | 宁海县 | 宜宾市 | 甘孜 | 毕节市 | 临城县 | 托克托县 | 拜城县 | 永春县 | 南阳市 | 宜黄县 | 晋城 | 临海市 | 古交市 | 当雄县 | 林州市 | 满城县 | 汉寿县 | 徐水县 | 东辽县 | 慈利县 | 奇台县 | 怀柔区 | 教育 | 万州区 | 边坝县 | 镇雄县 | 文昌市 | 莱州市 | 绥棱县 | 伊宁市 | 石首市 | 周口市 | 大名县 | 扶沟县 | 洛南县 | 塔河县 | 小金县 | 城步 | 若尔盖县 | 林芝县 | 宁河县 | 收藏 | 湘阴县 | 宝丰县 | 定远县 | 南平市 | 车险 | 安丘市 | 临沂市 | 女性 | 唐海县 | 新郑市 | 白银市 | 吉水县 | 保康县 | 旬邑县 | 闻喜县 | 龙泉市 | 淅川县 | 许昌市 | 淅川县 | 安福县 | 保德县 | 苗栗市 | 略阳县 | 苍溪县 | 华容县 | 扎赉特旗 | 长沙县 | 侯马市 | 登封市 | 永仁县 | 杨浦区 | 安乡县 | 南充市 | 通海县 | 卓尼县 | 临夏市 | 扶风县 | 六枝特区 | 水富县 | 贵州省 | 淮阳县 | 普兰店市 | 贵定县 | 望城县 | 静海县 | 汶上县 | 鄂温 | 崇文区 | 上犹县 | 增城市 | 铜梁县 | 荔波县 | 敦煌市 | 格尔木市 | 香港 | 襄城县 | 宜州市 | 高安市 | 平泉县 | 江川县 | 邵武市 | 渭源县 | 汝州市 | 拜城县 | 如东县 | 龙川县 | 汉中市 | 凤台县 | 乳山市 | 来凤县 | 潞西市 | 巴楚县 | 泸州市 | 邵阳县 | 来凤县 | 夏津县 | 盐山县 | 丘北县 | 桐柏县 | 松桃 | 兴城市 | 施秉县 | 嘉荫县 | 阳东县 | 巴中市 | 玉田县 | 宜丰县 | 邵东县 | 嘉祥县 | 牡丹江市 | 红桥区 | 紫阳县 | 潜江市 | 临海市 | 平定县 | 龙里县 | 浦江县 | 安西县 | 平湖市 | 扶绥县 | 洛隆县 | 东丰县 | 汉川市 | 雅安市 | 甘洛县 | 萨迦县 | 鹤庆县 | 红河县 | 东安县 | 兖州市 | 信阳市 | 辽中县 | 旺苍县 | 来安县 | 桓仁 | 逊克县 | 徐闻县 | 墨江 | 佳木斯市 | 蓬溪县 | 新竹县 | 饶河县 | 页游 | 昌吉市 | 富民县 | 西安市 | 镇康县 | 莱州市 | 辛集市 | 安龙县 | 湖南省 | 大连市 | 施甸县 | 济阳县 | 二连浩特市 | 徐水县 | 兰西县 | 湖北省 | 合川市 | 锦屏县 | 锦屏县 |